<strike id="9n33t"><cite id="9n33t"><video id="9n33t"></video></cite></strike><cite id="9n33t"><span id="9n33t"><cite id="9n33t"></cite></span></cite>
<var id="9n33t"><video id="9n33t"></video></var>
<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noframes id="9n33t"><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ins>
<var id="9n33t"></var>
<ins id="9n33t"><noframes id="9n33t"><cite id="9n33t"></cite><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
<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
<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ins id="9n33t"></in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媒體報道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創新是發展的不竭動力

——訪“動物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產業化先鋒”大連三儀集團董事長江國托博士


引言:

    先講個關于創新的小故事:俄國沙皇為了戰爭的需要,要生產自己的望遠鏡。但因俄國生產的鏡片內氣泡太多,而制造不出一種高精度、高性能的作戰望遠鏡。當時沙皇責令俄國科學家限期解決這一難題。俄國科學家試過各種配方,想了不少辦法仍解決不了鏡片內的“氣泡難題”。無奈中,只好向當時掌握這一“秘方”的英國同行求助。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俄國科學家最終以巨資購得“秘方”,俄國科學家如獲至寶地把“秘方”帶回研究,翻來覆去也沒發現這個“秘方”與他們以前用的有什么不一樣,最終他們搞明白這個“秘方”只是在生產工藝上多了個“攪拌”的過程――通過充分攪拌玻璃液使氣體排出!


    說到基因工程產品,許多業內的科學家都知道原理,也能在轉瓶里做出產品,但是一到大的發酵罐里就做不出原來的結果了,生物工程是很奇妙的!一點微小的改動都會產生很大的變化。大連三儀現在就有一個研究團隊專項研究生物發酵工藝流程的改進。同時一個1噸的發酵罐里生產產品,三儀獲得的產量可達到別人的4倍。那么他們的成本就是別人的1/4,為社會創造的利益就是別人的4倍,這就是創新價值的真實體現!這就是創新的力量――在應用中不斷探索,為社會的發展做出貢獻!


靠創新起飛的三儀


記者:貴企業作為推動中國動物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產業化的先鋒,在該領域有不少令業內稱道的創新,請您先簡要介紹一下基因工程產品的創新史、發展現狀以及貴企業在這一領域的發展愿景。


江國托(以下簡稱“江”):講到創新,利用基因重組技術生產藥品并不是我的創新,但把基因工程細胞因子類產品用到動物疫病防控上確實是創新。如今我們這個行業已進入大洗牌階段,三儀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再來講創新、講成績還為時過早,我們更深切體會到的是“危機感”!人類研究白細胞介素已有很長的歷史,它對增強機體免疫力是有好處的,這已是定論。FDA(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早在1985年4月28日就已經通過了轉移因子的生物安全評價,該物質用于人的保健及藥品時無需再做安全評價。1957年我國的候云德院士就把人的干擾素用于人的腫瘤、病毒性疾病的治療。2004年我國CFDA(中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也通過了人用轉移因子口服液的生物安全評價。國家已投巨資建成了干擾素的生產線,號稱國際上生產干擾素的“航空母艦”,該生產線所生產的產品80%都出口美國。相比之下,我們獸醫發展的速度就滯后了,接受新生事物的速度和發展理念的更新都比較慢!現在我們還在探討干擾素對豬病的治療是否有效的問題。我只是覺得有責任為這個行業做點什么,盡管一個企業的力量是極其有限的,但還不能停止。


記者:三儀在創業初期是怎樣看準了獸用基因工程制品這一新的經濟增長點?


江:第一、病毒病和細菌病在未來仍然是威脅我國畜牧業發展的頭號殺手,這里潛藏著巨大的市場。從1995年到現在我國絕大部分獸用化藥沒有自己的知識產權,在計劃經濟時代民營企業是不允許涉足疫苗生產的,現在雖然可以做了,但是要研發一個新的疫苗產品耗時是很長的。這些都不符合我們民營企業創業的“短、頻、快”要求。那么除了化藥和疫苗是否還有另外的領域呢?那就是細胞因子等基因工程產品!第二、從科學的角度來講,病毒的變異和細菌耐藥性的產生使現有的化藥、疫苗不可能對畜禽疫病產生100%的保護。由于免疫失敗和免疫保護不全是客觀、永遠存在的。那么對疫苗免疫效果有幫助的東西就有很大的市場潛力。我們現在生產的細胞因子類產品就有這樣的作用。利用基因工程重組技術只是獲得產品的手段之一罷了。其實這沒什么神秘的。第三、企業想發展就要找到一個附加值比較高的產品去做,基因工程產品就是這樣的產品!


記者:您曾經寫下過“科技成就了我,我要用科技投入實體,用實體形成效益,用效益進一步推動科技、反哺社會”的創業宣言,經過近7年的發展,三儀始終以科技創新聞名于業內。請問您是如何定義“創新型企業”這一概念的?您和您的團隊是怎樣建立起一個創新型企業的? 


江:‘創新型企業’的‘創新’不應只局限在科學技術上的創新,企業文化與人才機制創新與科學技術創新相輔相成,同等重要!獸藥企業管理思路的創新比什么都重要!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去做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的產品會比江國托快100倍,因為那里的博士一抓一大把。但是要經營一個產業,靠的是管理。用機制、文化吸引人才,讓人才在三儀發揮最大的才智!我曾經問過一個同行企業家,什么是吸引。安撫高科技人才在企業工作的第一法寶,他說是高工資,我有不同的理解。員工進入三儀公司后能得到信任,做自己理想中的事是他們愿意長期留在三儀的原因。和我一起開始創業的31個人,在三儀發展到今天,一個都沒離開。我可以舉個事例,有一個研究人員,剛到三儀時非常謹慎地對我說:“江博士,我想做微生物降解石油的研究,您看可以嗎?”當時我就說,好呀!他說微生物降解石油有可能5年都做不出來。我說,那也可以做呀,如果你做不出來,我們可以一起來做,還可以申請課題讓國家支持這個項目嘛!我看這個項目很有前景,是未來的一個發展方向,是值得我們投入的。說不定今后某一天這就會成為三儀的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如果當時我對他說得的一句話就是:別瞎想了,自己回去做藥去,沒事去瞎琢磨石油干什么?那結果就相反了,新的項目和人才就都失去了?,F在三儀所開展的非動物藥品的研究項目占正在研究總項目的1/3,比如我們這里還有做植物基因工程研究的,當時我也支持他的工作?,F在他在這項研究中發現了某種物質對動物淋巴因子生長有促進作用,可以讓產品生產率大幅提高,這下他的研究就發揮出價值了。


記者:您從科學家發展到身兼科學家與企業家雙重身份有什么特殊的體會?科學家創業有什么特點?


江:我從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的一個科研人員轉變成為企業經營者,經歷了一個痛苦的過程,許多現實的東西并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理所當然。但是有一名言,我會終身銘記,而且還會用它去教導我的學生:結構決定功能!這是初中化學老師教我的,不論搞分子生物學研究還是作企業都是這樣的,萬變不離其宗。我常給三儀人講,我們要用基因克隆的方法做三儀企業。而且這個克隆還做得很窄,是定向克??!克隆目標是什么?就是打造中國獸用基因工程細胞類藥品的第一品牌,把“三儀”做成業內的一面旗幟??茖W家辦企業的著眼點是與眾不同的。比如從市場起家的企業家開始創業的第一想法是:我要用5年時間積累多少資產??茖W家創業的第一想法是:我要把企業塑造成什么樣子,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整體目標。由于著眼點不同,所以對未來的規劃就有所區別,在短期利益與長遠利益的處理上也就不同,從而影響著企業的總體發展速度。做企業要經濟效益是無須置疑的。但是不能只追求經濟效益。

 

鍥而不舍 終必遠致


記者:一些專家對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產品采取保守態度,那么作為新生事物的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產品能被養殖戶接受嗎?近三年來三儀的基因工程產品銷售如何?


江:1999年以前,我國的動物用基因工程細胞因子產品仍然只是個概念。細胞因子在動物疫病防控上使用還只是一個想法。5年前我們1個月只賣出去27瓶干擾素,當時很多科學家都不認同我的做法,但是我們這個創業團隊看準了動物用基因等生物工程制劑及產業化是一個極具前景的朝陽產業,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F在我們的某一個基因工程產品1個月就能賣出10萬瓶,銷售范圍遍及國內27個省。三儀企業的銷售額自2003年至2005年每年以近乎100%的速度增長,2005年動物基因工程產品總銷售額的貢獻率是80%。這說明了我們的產品已被養殖戶廣泛的接受了。如果政策沒有大的變化,我們預計2008年能把獸藥銷售額做到1億元。5年來,三儀在動物細胞因子的和生產的硬件設施上投資近5000萬元,以形成了相當的規模。 預計到三儀10周年慶典時我們集團慶典時我們集團的年銷售總收入可達到5個億。整個企業的稅后利潤可達到年銷售總收入的20%左右。經過這些年的發展我們對自己的事業信心越來越足!現在我就經常對三儀團隊講。試看10年后細胞因子在中國動物藥品行業將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記者:您是如何評估獸藥行業發展趨勢的?貴企業在動物基因工程細胞因子領域的進一步發展還需要克服哪些困難?


江:現在抗病毒化學藥物被禁止在動物身體上使用,這是與國際的良好接軌,將來大部分抗細菌化藥也將不允許用在動物疫病的防控上,那么單靠疫苗能不能保證中國這么一個全世界養殖量第一的畜牧業大國的動物防疫體系的絕對安全呢?回答是肯定的;不能!受很多因素的影響,疫苗的免疫失敗或免疫保護不全的情況還時時出現。如果像細胞因子等能加強疫苗保護力,增強機體免疫力的產品能更快。更確實地得到行業主管部門的肯定,更廣泛地用于畜牧業生產中,他將會為中國動物疫病防控體系的建設發揮更重要得作用?;蚬こ碳毎蜃宇惍a品在動物生產中的廣泛使用對控制畜產品藥殘,增加外貿出口都是有好處的。我們在各個場合都向科學家、政府人士呼吁,希望大家能較快地接受這個新生事物,助它一臂之力。其實這些年來老百姓在動物養殖業中的臨床應用結果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們不會花錢去賣沒有作用的東西,關鍵在于行業需要規范,研發和生產廠家要舍得投入。真正地把研究和生產做得扎扎實實,生產出有用的、經得起推敲和檢驗的好東西、真東西來。幾年來,農業部、遼寧省、大連市各級行業領導和許多科學家都陸續來我們企業。對我們的研發和生產進行過指導并給予了很多的肯定。這又讓我們對這一領域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并能面對目前的困境。


新的經濟增長點


記者:貴企業創業初期以科技創新為經濟增長點,現在已經有了近7年發展歷史的三儀是否遇到了發展的“天花板”,你們新的經濟增長點是什么?


江:我的理解是,一個有長遠發展目標的企業家應去影響這個行業的下一代人――本行業各大高等院校和研究所里的學生們,讓他們以加盟該企業為榮。我認為,支持社會公益事業是三儀企業的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三儀每年拿出上百萬頒發獎學金、助學金、創新成果獎、建設希望學校、支持學會、協會等業內組織的活動,推動行業的發展。幾年來。我們分別在中國農科院研究生院、揚州大學獸醫學院、揚州大學動物科學學院、沈陽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學院、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山東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鄭州牧業工程高等??茖W院、河北北方學院等設立了“三儀獎、助學金”,共有上千名一年級同學獲得“三儀助學金”、數百名同學獲得“三儀獎學金”很多課題組獲得“三儀創新成果獎”。在本行業內的國內12所高等院校每年有數千名畜牧獸醫專業的學生畢業。那么每年就有數千人參與到三儀的事業中來。有的企業說人才引進的渠道很重要,在某個大學生畢業招聘時就去開一個講座,搞一下宣傳,篩選一批人到公司。幾個月后,“好的”就留下、“不好的”究清除。還有的人認為我把某某專家,教授的成果買來存著,這個產權歸我,就是知識儲備。表面上看直接買技術、成果是比較廉價,但那畢竟是一個短期行為。這樣企業是永遠留不了好的人才,也做不好知識儲備。我認為每一個從大學畢業的學生都是優秀的,關鍵是企業從他們上班第一天開始給他們留下了什么樣的印象,施加了什么樣的影響。是否給予了他們一個有希望的平臺?,F在在三儀公司同甘共苦一起創業的,上至公司的頂梁柱下到基層工作人員沒有一個是我的親戚,很多人都曾是三儀社會公益事業的受益者。我不否認,他們最原始的初衷的確是懷著對三儀的感恩之心來這里工作的,但我們不能讓他們一輩子感恩,讓他們在企業平臺真正施展、成就自己,貢獻社會和企業才是企業真正的使命。我們不去死盯每年三儀公司拿出多少錢支持社會公益事業,要明白一個優秀的人才在三儀公司一年所創造的價值是無法用錢來計算和評估的,所以支持社會公益事業就是我們新的增長點。


記者:您能把別人看來賠錢的事做出“利潤”來的確眼光獨到!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財富”的呢?


江:我個人認為財富不一定是金錢。比如說,和我一起創業的兄弟開玩笑事都喜歡叫我老大、一天一個同事對我說“老大,這輩子對我影響最大的有三個人,第一個是我的啟蒙老師,第二個是我的爸爸,因為在我3歲時母親就去世了,我和爸爸相依為命,第三個就是你,因為我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三儀,所以你會影響我的一生?!甭犃诉@些話,我非常感動,我覺得這才是我最大的成功與財富。一個人還有什么比這更幸福?他能影響100人、200人、500人甚至更多人的一生,他能感動他周圍的這么一個人群。這才是踏著一輩子真正能夠最幸福的事,也是他所擁有的最大財富。


打造持續贏利能力


記者:貴企業現有主打產品的市場生命周期是多長?下一代產品研發周期是多長?研發能力是否足以支持企業的持續贏利?為保持持續贏利能力三儀正在做那些積極有效的工作?


江:從技術上講,我們的產品不存在生命周期問題。只要機體抵抗病原微生物的原理不變,細胞因子等基因工程產品就是有用的。如果說市場受到威脅,那就是來自于競爭對手。 我給你將一個故事,有一次我去日本考察,日本專家問“中國氨芐類藥物用到哪一代了?”坐在我前排的一位中國人就站起來趾高氣昂的回答“先鋒6!”當時我就從后面用腳踹了他一下。后來那人問我為什么踹他。我說“氨芐類藥物每20年研發一代,日本現在用先鋒3,我們用先鋒6,這說明我們比別人多用了60年的技術儲備。有生么值得驕傲的? 三儀現在已有兩代新產品的技術儲備。將來的發展方向仍是通過定向克隆,把細胞因子產品做到精益求精、另外,人用保健品項目正在實施當中,從今年1月1日開始我們80%的研發精力都投入到微生態添加劑等新產品的開發上。為了保證微生態添加劑質量、我們已經完成了近2000萬元的基本建設投資,對國家目前還沒有GMP要求的微生態飼料添加劑,我們實施了準GMP條件下生產,因為我們一貫強調任何事情都要把它做踏實。三儀的人用保健品GMP生產車間基本已經結束,亟待國家驗收,為保證集團人用保健品的市場拓展,讓三儀社會化、公眾化已迫在眉睫,因此我們已有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商業計劃。三儀在7年內已經研發成功的有:家禽新城疫感染性核酸制劑的研發、家禽基因工程干擾素的研發、雞免疫球蛋白的研發、豬用轉移因子的研發、犬基因工程干擾素的研發。正在研究的項目有:豬白細胞介素-2的基因克隆、鑒定及原核表達、豬白細胞介素-4的基因克隆、鑒定及原核表達、雞白細胞介素-15的基因克隆、鑒定及原核表達、用淋巴細胞培養體系研制抗菌肽,用淋巴細胞培養體系研制轉移因子、ConA(刀豆蛋白A)生物學功能的研究,溶菌酶生物學功能的研究,抗原-抗體-補體免疫學功能數字模式的研究,大蒜素生物學功能的研究,蘆薈提取生物學功能的研究,人及動物微生態制劑的研究。


記者:從院所到企業、也有總共近20年的科研一線實踐、科研管理工作的經歷,在這期間您總結到了哪些“用科技創造效益,用效益進一步推動科技”的經驗?靠這些經驗,三儀結出了哪些豐碩的成果?


江:我們的經驗是:首先,人才是最重要的;其次,發展目光一定要站在行業的最前沿。我在這個行業多年的科技積累核商業經驗為我在項目選擇上提供了很大的支持;最后,要超常規地加大科技的投入。 目前已經有10多個具有國際一般水平、國內領先水平的基因工程因子產品在三儀誕生,而且每一個產品都通過了成果鑒定。我們已經擁有7項專利。正在申報的還有4項,3個項目已獲省級科技進步獎。其中一個科研項目是國家科技成果重點推廣計劃項目,還有一個項目是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化重大生物專項。這一切都來自我們對科研的超常規投入。2005年三儀在R D(科學研究與實驗發展)上的投入是集團銷售收入的18%,這是很大一筆資金。三儀公司現在立項研究的課題和擁有的產品,每一個背后都有政府的科研資金支持。7年來企業投入和政府科技資金的支持總額要超過3000萬元,這在中國動物藥品民營企業中是不多見的。三儀的研究所現有國家級和省級博士后流動站各1各,常年有10名以上的碩士、博士和博士后研究人員在這里專門從事科研工作。美國輝瑞的專家團來我們企業參觀時了解到這些情況后也表示不可思議!我希望在三儀10周年慶典時再造一座“三儀生命科學研究院”。在這個研究院里有3-5個國家級博士后流動站。我們要以此為平臺,聚集國內。國際上志同道合的有識之士共同參與到對人的生命安全和公共衛生安全有益的產品和技術的開發上來。做這些事情首先要壯大三儀的資金實力,要在研發周期很長的項目上保證我們的投入。此外還要爭取更多的政府支持。


――摘自《新獸醫》2006年第03期 53-57 記者:劉歡 申凌












丝袜AV人妻系列制服丝袜,国产大屁股视频免费区,成年肉动漫在线观看无码,大香伊蕉在人线免费视频
<strike id="9n33t"><cite id="9n33t"><video id="9n33t"></video></cite></strike><cite id="9n33t"><span id="9n33t"><cite id="9n33t"></cite></span></cite>
<var id="9n33t"><video id="9n33t"></video></var>
<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noframes id="9n33t"><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ins>
<ins id="9n33t"></ins>
<var id="9n33t"></var>
<ins id="9n33t"><noframes id="9n33t"><cite id="9n33t"></cite><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
<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
<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var id="9n33t"><span id="9n33t"></span></var><ins id="9n33t"></ins>